特种部队网,会计师,笔记本电脑,人体模特,80年代

现实中,美军特种部队里有《第一滴血》主角兰博那样的孤胆英雄吗?

发布时间:


兰博是虚构的,但越战时期美国特种部队里真的有一位这样狂热的孤胆英雄,绰号疯狗的杰里.迈克尔.施莱弗(Jerry Michael Shriver)他1941年9月24日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门托,父亲是一位空军军士长。施莱弗在1958年参军,后加入陆军第五特种作战群,并最终加入MACVSOG,在南方战斗指挥部(CCS)担任快速反应部队(Exploit Force)的一名排长。

施莱弗对执行任务的执著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他似乎是为了战斗而活着,有时候当自己的行动结束后,他会接着跟别的侦查队继续执行任务,有一次他跟他的战友们说他要去休整,但是却偷偷的跑到别的特种部队营地和他以前的战友出任务去了。

战友回忆说,施莱弗在战斗中从不惊慌,或者失去冷静的判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可以称得上是MASV-SOG历史上最著名的通话,当时他和他的队伍被北越正规军包围,他在电台里对他的上级说到:“不用担心,我已经把他们控制在我想让他们待着的地方,我们已经从里面把他们包围了!”

1967年10月22日,施莱弗率领一个七人侦察小队进入柬埔寨境内执行秘密任务,期间在经过一次补给后,他发现了一支北越侦查小分队,正当他准备抓俘虏的时候,另一名敌军从另一个方向出现,并发现了侦察队的意图,战斗就此打响。

随即施莱弗和他的小队就被一个排数量的北越军队三面包围,还有一面是湖泊,施莱弗迅速联系上前线控制机(FAC)报告了小队当前的处境和敌军规模,此时敌军增援部队也即将赶到。FAC指示两架UH-1P武装直升机支援地面上的侦察队,施莱弗则在地面上冷静的引导飞机对地攻击,当时敌军距离美军阵地仅仅只有三十码,等到敌军被打退时,他们离侦察队的阵地只有二十码远,期间施莱弗一面不停地射击,一面沉着冷静的指引空中打击。看到敌军正在撤退,Shriver还冲敌军喊,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投降吧!最后,等登上直升机的时候,大家清点弹药,才发现,侦察小队里每个人仅剩一个弹匣和三四个手榴弹了,如果再撤退得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1968年11月,感恩节前的某一天,第20特种作战中队的UH1F直升机负责支援施莱弗在柬埔寨境内的秘密行动,他们接到请求,需要两架休伊直升机前来撤离他的小队,施莱弗还一反常态,挑选了一个足够大的着陆场方便两架休伊直升机一前一后同时起降。

当第一架直升机落地时,飞行员就看见施莱弗的六人小队就扛着一根巨大的“管子”从丛林里跑出来,这个奇怪的管子大概有三米多长,当时机组成员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把这根管子装上飞机,休伊直升机的后舱最宽处只有2.7m左右,所以这根管子装上飞机后会露出一截在外面。当时也来不及固定这根管子了,所以这架飞机上的两门舱门机枪手就干脆坐在这根管子上来保持稳定直到返回基地。

等他们回到基地,才发现原来这根管子是一门带三脚架的122mm单管火箭炮,北越正规军和南方的越盟游击队最近大量装备了这种简易方便但威力巨大的武器,但美军一直没有缴获实物,直至施莱弗在这次行动中打破了记录。

1969年4月,国防部与驻越美军司令部决定打击位于柬埔寨桔井省东南方向14英里的“鱼钩”地区的越南劳动党南方支部(COSVN)在B-52轰炸机的大规模空袭后, MASV-SOG小组将搭乘直升机进入,确认轰炸效果并扫荡残敌,力争抓回俘虏进行审问。

24日,行动开始,代号“战斧”的作战小组刚一降落,埋伏在四面八方的混凝土碉堡和堑壕里的北越军队就开火了,施莱弗在电台中还幽默地表示:“这里的每一寸地面都被瞄准了”


战斗进行了10到15分钟后,在地面的副连长指挥官卡黑尔上尉听到施莱弗在电台里说,他和他的五名山民队员将进入位于着陆点西侧的丛林里,并对北越阵地的侧翼进行攻击以减轻正面的压力,卡黑尔随即看到6个人从弹坑里冲出来,然后穿过30码长的开阔地,朝丛林冲去,期间施莱弗还在电台里和空中的指挥控制机以及自己通话,让他们持续观察自己的动向。

随后,卡黑尔看到施莱弗在林木线附近被几发子弹击中,倒在地上,同时,他们之间的电台通话断了。尽管其他人试图重新联系上他,但均告失败,卡黑尔随后报告称他确信施莱弗当场阵亡。

着陆点北越正规军的火力如此猛烈,以至于美军投入了8架UH-1休伊“炮船”和两架眼镜蛇Ah-1武装直升机,都无济于事,最终,空军的F105攻击机抵达战场,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彻底压制了地面的北越军,然后运输直升机强行降落,将整个“战斧”小组撤出。

在随后的调查中,美军援越司令部判定,北越河内方面策反了南越政府军中能够接触到MACV-SOG行动计划的高层人士,因此在出击之前,此次行动的秘密已经被泄露,从而导致施莱弗和战斧小组实际上是遭遇了敌人的伏击。

随后,绰号“河内汉娜”的著名北越官方广播电台播音员郑氏午在广播中宣称,施莱弗已经被俘虏,但随后即没有了下文。90年代美越关系缓和后,越南方面承认在行动中有一名美国军人被生俘,但否认那就是施莱弗。

施莱弗的家人现已大多过世,唯一在世的妹妹科琳始终坚信,自己的哥哥还活着。如果施莱弗还活着,毫无疑问,他将获得由MACV-SOG授予的最高荣誉——侦察队队长特别荣誉奖(Reconnaissance Team Leader Special Recognition Award),俗称银手枪奖(Silver Pistol Award)。

其实兰博这个角色的设定,他原本是越南战场上的美军特种部队士兵,专门深入敌后去执行暗杀、破坏等任务。这样一讲,好像美军特种部队里面真的充斥着兰博这样的猛男。

但其实,特种部队执行任务一般都是按照团队合作的模式进行的。指挥官将单独一名士兵——无论他有多么的厉害、本事比电影里的兰博还大——作为“孤胆英雄”派去执行任务,在现实世界中是不会发生的。

《第一滴血》的情节其实也反映“孤胆英雄”力量是有限的,兰博过去在越南就是和队友们一起作战,他回国后便去拜访战友的家,遗憾得知战友已去世。后来兰博与警察发生冲突,随后的大部分时间他在逃亡,虽然出其不意杀入小镇占领了警察局,但很快被包围后就投降了。

现实世界中,如果派出一名特种部队士兵深入敌后,同样他的力量也只够保自己的命——正常情况下还很难在强敌环伺之下保住命——那还谈什么执行任务呢?非得用一队士兵一起执行任务,而且一定要配合默契。既然特种部队的特性就是讲究团队合作,那么就没有“孤胆英雄”。这既没有必要,也不值得提倡。

特种部队网,会计师,笔记本电脑,人体模特,80年代 Copyright @ 2011-2019 特种部队网,会计师,笔记本电脑,人体模特,80年代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